中国动漫电影的崛起 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启动的动画狂飙

2019-10-25 10:06:13    admin

影片网为您带来漫友最新资讯,下面是关于“中国动漫电影的崛起 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启动的动画狂飙”的详细内容

中国动画电影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自7月26日上映以来,不仅打破中国动画电影的票房纪录,9月伊始更是已达48亿人民币的票房,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第二高票房的电影(第一位是2017年《战狼2》,约59亿人民币票房)。

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现象,日本媒体也有报导,焦点主要放在今年宫崎骏的《千与千寻》时隔多年之后终于在中国上映,并收获将近5亿人民币的票房。虽说2001年的《千与千寻》在中国早已透过各种地下管道流传,5亿票房仅具参考价值,但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的惊人票房,也得到动漫大国日本媒体余光的关注。

近二十年来中国文化产业崛起,其中电影与电视剧尤为代表;相形之下,动画显得逊色,2000年初期,基本是透过政策保障中国动漫在电视台播放的时间,例如2006年规定下午5点到晚上8点的黄金时间不得播放境外动画。这个阶段较受欢迎的作品是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,这部作品2005年开始在电视台播放大获人气之后,2009年开始每年一部动画电影上映。

2009年是中国文化产业发展重要的一年,随着2000年初期电影与电视剧的兴起,这一年中国政府加大力度提出文化产业振兴规划。这个规划的总目标在于加强金融支持文化产业,提出之后,在当时中国经济好景气的情形下,迅速出现二、三十种影视投资基金。

所谓的文化产业,除了影视之外也包括动画。中国官员的考察行程,经常能反映对某种产业的大力挹注,文化产业振兴规划颁布前几个月,时任总理的温家宝考察中国本地的动画公司时表示:不希望自己的孙子动不动就看日本的奥特曼,希望也能看中国自己的动画作品。

在文化产业振兴规划里,中国政府要成立国家级动画基地,在温家宝的谈话里,中国要让小孩喜欢中国自己的动画。接下来,中国动画发展如何?

中国动漫作品在电视与电影各有人气作品出现,依时序而论,2012年《熊出没》在中央电视台的少儿频道播出后受到欢迎,接着一如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从萤光幕转战大银幕。这两部内容其实非常类似,有点像是美国早期动画作品《汤姆猫与杰利鼠》的延伸,猫鼠势不两立因此展开你追我躲、尔虞我诈的戏码,两部作品的主角则分别是羊与狼、猎人与熊,角色不多、故事浅显,主要是针对儿童的动画作品。

动画电影方面,2015年以孙悟空为主题的《大圣归来》,创造将近10亿人民币的票房,写下中国动画电影的历史新页,也掀起动画电影的制作热潮。电影里的孙悟空早已是昨日传说,他被封印在五行山,早已无大志的他内心只想回花果山。少年江流儿自小仰慕齐天大圣的传说,跟着僧人相依为命的他,为救女孩得罪山妖并被追杀,一路逃命的他意外闯进五行山。最终时刻,齐天大圣英雄魂上身击退妖怪。

接下来,就是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。中国动画作品当中以哪吒为主人公者不少,1979年的《哪吒闹海》是其中经典。这部作品当中,哪吒形象相较较趋近《封神演义》的角色设定,陈塘关总兵李靖的夫人怀胎三年六个月后终于生下一子,李靖认为是妖孽欲杀之,太乙真人加以阻止并收之为徒,赐名哪吒。哪吒生性好打抱不平,东海龙王太子肆虐百姓,哪吒挺身而出杀害三太子并抽其筋,四海龙王齐聚陈塘关索命。

《哪吒闹海》精彩之处就在于父子关系的描述,李靖认为哪吒闯下滔天大祸,哪吒则是索性剁其骨肉还父母,藉由莲花脱胎换骨成新生之哪吒,这个哪吒大闹龙宫抓了龙王。

在《哪吒闹海》问世40年之后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里的哪吒与相关人物有了很大的改动。天地灵气孕育出混元珠,元始天尊将之区分为灵珠与魔丸,灵珠是助周伐纣时之用,魔丸则会生下大魔王。哪吒的母亲原应受灵珠之作用生下哪吒,然而,龙族不堪地位长期受压抑,由东海龙王三太子的师父申公豹夺下灵珠,准备给三太子让龙族能翻身一吐怨气。

应该是行侠仗义的哪吒,却成为吞下魔丸长大的恶童,经常闯下大祸,人人避之唯恐不及。父亲角色在电影中也大翻转,他不是嫌弃哪吒的冷血父亲,而是不断鼓励哪吒成长的慈父,这里自然也没有原来哪吒剁其骨肉还父亲的情节。

尽管有父母鼓励,哪吒渴求被认同,但内心却异常寂寞甚至自暴自弃,平日骚扰村民的恶童行径,村民早已敢怒不敢言;哪吒稍有悔改之后打退妖怪救了小女童,但村民仍对他偏见甚深而选择不信。阴错阳差之间,他结识了忧郁的东海龙王三太子,双方都视对方为唯一的好友。然而,两人最终仍因正邪必须进行命运的对决,也在最后,哪吒因为我命由我不由天,是魔是仙,只有自己说了算,克服体内的魔丸成为英雄。

在《哪吒闹海》问世40年之后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里的哪吒与相关人物有了很大的改动。战胜心魔的英雄叙事,是中国动漫、甚至中国电影都很少见的成长物语。图/电影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宣传海报

这两部动漫电影之所以在中国成为话题与票房电影,除了动漫技术的成长之外,《大圣归来》与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都是以中国传统文化中家喻户晓的人物为主人公带出英雄叙事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大约四年前开始,中国电影不约而同地塑造中国英雄形象。犯我中华者,虽远必诛的《战狼2》是2017年的作品,《战狼》第一部正是2015年,而后2016年是中国刑警在东南亚神勇办案的《湄公河行动》、2018年的《红海行动》是中国海军海外行动的故事,2019年的《流浪地球》更是以科幻片形式讲述中国人拯救地球的故事。可以说,从2015年开始年年都有中国英雄的卖座电影。

电影是社会文本,也是大众想像的投射,大银幕里的中国英雄,无非是大国崛起时代的自我膨胀的想像,相较之下,《大圣归来》与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另辟蹊径,尤其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更像是中国动漫、甚至中国电影都很少见的成长物语,不像郭敬明《小时代》系列电影里的青春物语,只有拜金而没有内心。

此外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的哪吒之所以成为英雄,在于战胜心魔,而不是《战狼2》之类电影里的英雄那样到处耀武扬威,唯恐别人不知中国强大,这是期待中国英雄时代里少有的冷静。

虽然中国媒体的报导里,不乏中国崛起式的报导,诸如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证明中国动画也能够跟好莱坞或是日本动漫平起平坐的说法。不过,这几年中国部分动画电影虽然在票房上大有斩获,但总体来说还是让人有种调色盘的感觉。

以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来说,哪吒是不折不扣的中国人物,但是在角色形象与叙事上,却让人联想到日本的《火影忍者》,中国网路上有人据此提出抄袭之说,笔者以为抄袭不至于,真正问题在于习惯性参照,尤其是对日本动漫角色形象的仿效。

笔者曾有一个奇特的动漫观看经验,陪小孩看MOD某动画台名之为《天际战骑》的作品,从人物构造到叙事都让笔者以为是日本动漫,不过,某一集打击盗版的说教桥段,让我突然怀疑这并不是日本动漫;查了制作单位后发现,果然是来自中国动漫产业重镇广东的制作公司。也就是说,多年来中国动漫产业虽然一直呼吁民族风格的表现,但实际上,日本动漫的角色形塑方法却早已渗透到中国动漫工作者身上,甚至他们的画技相当高超,一时间让人难以辨认是中国或日本的作品。

有主旋律电影,自然也有主旋律动画。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2019年,中国官方策划了以马克思为主角的《领风者》。不过,这部作品的角色形塑与构图也与日本动画如出一辙。图/法新社

除此之外,作为文化产业一环的动画,自然也受制约文化产业的因素的影响。因素之一,是中国电影有主旋律电影,动画也会有主旋律动画,早在2010年就有动画《雷锋的故事》,内容就是儿童版的爱国教育。九年之后,更有以马克思为主角的《领风者》,附带一提,这部作品的角色形塑与构图与日本动画如出一辙。

因素之二则是言论管制。2018年,深受欢迎的短影分享APP抖音自行将英国人气动漫《小猪佩奇》(台湾译为粉红猪小妹)下架引发议论。一般认为,小猪佩奇的刺青等,都让抖音自行判断有违现今社会健康的标准进而下架。在中国,所谓的动画,大体上还是被认为针对儿童的媒介,因而必须健康,这也直接影响了中国动画文化的发展。

总体来说,中国动画电影这几年的基本路径已定,就是以孙悟空、哪吒这些家喻户晓的人物为主人公(接下来还有部以猪八戒为主人公的作品),在叙事与形象构造可能参照日本或是好莱坞,简言之,就是如同调色盘的作品。中国电影虽已是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,不过,真正问题在于中国电影在中国虽然票房相当高,但一走出国门就遭冷遇。

相关文章